您当前位置: 三沙政府网 > 三沙文苑

三沙:散落一串珍珠,温润南海的天堂

时间:2016-12-23 来源:参考网 作者:  字号:

  觅糖

  某个冬季的夜里,我蜷缩着身子做了个温暖的梦,梦的样子我忘了,只记得它有温度,暖而明亮,仿佛是回家的游子刚要踏进久违家门那一瞬的体验。家是游子的天堂,而旅行,是宅女寻找天堂的不归路。没错,我一边掖了掖被夜风浸透的被角,一边在那一刻就决定要去寻找祖国最南边那个叫三沙的温暖天堂了。

  “疯癫”渔船里的热血味道

  据说凡是到过三沙的人都会被它慷慨、壮阔的美丽所震撼。“植被繁茂的小岛如翡翠一般,星星点点,散布在湛蓝如绸缎的大海上。岛上树木葱郁,海鸟聚集;海下珊瑚林立,五彩斑斓的热带鱼游弋期间……”可那都是别人的旅行,查再多的攻略和游记也不及说走就走的冲动。

  说走就走已经让人羡慕嫉妒恨,再来一个坐着渔船七天七夜与外界无任何联系漂泊在大海之上的旅行更是让人笑你太疯癫。不好意思,我就做了这样疯癫的一个人。

  印象中的三沙应该很神秘,在深邃而湛蓝的中国南海,有数百个岛、礁、滩和沙洲散落其中,她是很少掀开面纱的深闺美人,是我曾经以为到不了的远方,但彼时当我坐着海钓俱乐部的渔船去寻访她的时候,忽然有了一种女神走下神坛其实只是家人的亲切感,是的,这片海当然一直属于中国。

  这条“疯癫”的渔船里塞着很多像我一样对三沙怀有特殊情结的人,领队的历史专业眼镜哥总爱滔滔不绝地讲起诸如“中国在汉朝就开始了对南海诸岛的统治,明朝就设立了琼州府并明确四大群岛的归属,2012年我国正式建立地级三沙市,政府驻西沙永兴岛。”之类的知识,一众人听得津津有味,在温柔的海风中,在轻轻的海浪里,旅行的意义多了些热血的爱国味道。

  一颗湛蓝的“玻璃心”

  因为渔船随意漂荡,我们的行程原本可以完全天马行空的,可眼镜哥执意将第一站选在了永兴岛,并且决定此次旅行的重头就是永兴——因为她是三沙的心脏,玻璃一样美的湛蓝心脏。整个三沙的经济、军事、政治中心都在永兴岛。

  漂向永兴的海面上,我们的船速度不快,仿佛风都可以抓得住。感受着擦身而过的气流,身体一下子轻轻地飘了起来,往日生活的压抑瞬间变轻了,慢慢融化在这纯粹、大气的画面里。面前湛蓝的海,天边变幻的云,浪花间嬉戏的海鸥,一切都很唯美。

  这样的旅程很美妙,因为仅是路上的风景便已让人心动不已。最动人的是海上落日,夕阳游走在薄薄的云层间,大胆地把余晖在云层间渲染,若隐若现的薄云浸润在一片温暖的橙色里,好似遥远的村落亮起了万家灯火。夕阳一不小心掉到一块又大又厚的云彩里,天色瞬间暗了。那块云彩镶上了亮亮的边儿,顶上还有一抹七彩色,甚是壮观!

  而到了晚上,千万不能错过看星星。它们散布在黑色的天幕上,那么亮,那么近,伸手去摘,又遥不可及,看着看着让人迷醉……船程快结束时,天将破晓,于是我便可以接着欣赏高调华丽的海上日出,太阳不曾出海便把海天交接处的云朵渲染得红艳艳、金灿灿。变幻着造型,不同厚度,不同层次的云,身披不同的色彩,看得你如痴如醉,忍不住赞叹。看了这些便觉得不枉此行,不过很快又自嘲起来,现在仅仅是去三沙的路上,真正的美丽还没有掀开面纱呢。

  忘了在海上迷醉了多久,永兴岛,这座梦幻小城终于出现在眼前了。远观只是那么小的一抹绿,点缀在湛蓝的大海上,若隐若现。渐渐地,越来越靠近,越来越清晰。终于看清了轮廓,我们看到了伸出来的灯塔,进入了码头。岸边聚集了好多人,有的是在等待期待已久的亲人,有的是在等待搬运货物,而有的只为凑凑热闹。听“眼镜哥”说,三沙市的一切生活物资都是从海口运来的,包括建筑用的沙子、石料。这条船滋养着三沙人的生活,亦是一世界的缩影。怪不得补给船到岛上的日子,是岛上最热闹的日子,人们像过节一样兴奋。

  终于踏上了陆地,马路宽阔平整却没有多少车辆。走在岛上的北京路,海岛新都市的气息扑面而来,这里跟祖国任何新建的小城镇看起来都没有太大差别,只是风光更秀美些,羊角树、马王藤、马凤桐、美人蕉几乎遍地都是,野蓖麻、野棉花也随处可见。可心里时时刻刻有一个声音在异常激动地说:“我来了,我终于来了。”

  海的咸腥与湿润气息将我整个人包裹起来,很容易让人忘记来自北面的阴郁和寒冷,在收复西沙纪念碑前,在西沙海洋博物馆里,一颗心仿佛时时刻刻都被小岛周围的海水轻轻拍打着,在小岛的温暖怀抱中,我竟然找到了家的感觉,激动、亲切,又惬意得想要哼起一首歌。纵然我去过马尔代夫,去过巴厘岛,而此刻在属于中国的南海,那是一份无与伦比的美丽。

  分外妖娆,亦分外深沉

  谁都知道,永兴作为我们的第一站并不是因为它比其他的岛屿更惊艳,而是因为这里有一份作为中国人的热血情怀。绕岛环行的时候,这份情怀在慢慢放大,海水一样漫延在每个人的内心。

  永兴岛的南面有座布满枪眼的炮楼,是当年日本侵占岛屿时留下的,抚摸着斑斑残迹,耳边似乎响起了当年前辈们浴血奋战的厮杀声。不远处,还有两座纪念碑亭,亭中各树立着一碑石,其一为“海军收复西沙群岛纪念碑”,纪念碑说明中详尽地叙述了西沙海战情况,西沙海战在我国海战史上具有重要意义。另一碑是1991年4月由中国人民解放军立的“中国南海诸岛工程纪念碑”,那是一座淡灰色大理石碑,前面用白色的大字详尽地叙写了西沙、南沙、中沙、东沙群岛的历史沿革、疆域面积等,背面是一幅《中国南海岛图》。永兴岛的西部,是一片绿影婆娑的椰林,这就是赫赫有名的“西沙将军林”,这里的每一棵树上都写着栽种者的名字,国家领导人和100多位将军先后在这里栽种过。是的,西沙虽远,但我们从没忘记过它。

  看完这些,永兴的美在我的心里增了份厚重感,它分外妖娆,却也分外深沉,你看那蔚蓝的天,那无边的海,那葱郁的热带丛林和随处可见的椰子树,它们好像都会讲故事,都饱含着对祖国的深情。

  永兴岛的北面,一座近200米长的水泥桥连着石岛。石岛是三沙市唯一一个由岩石构成的岛屿,岛上没有高大的树木,只有岩石间生长的青草和荆棘。站在石岛顶上,听一阵阵涨潮声,浪花拍打着岩石,如碎银般绽放。放眼望去,无边的大海上,除却轰轰的海潮声,几乎听不到别的声音,空旷的大海特别寂静。近处红色油漆写在岩石上的四个大字“祖国万岁”显得格外耀眼,心中敬畏之情油然而生。

  永兴岛的东面,是一个小型的军用机场,平日里没怎么有飞机过来,所以周边围了网子以驱赶海鸟。此时,机场整个沉浸在夕阳温暖的色调里。机场外侧有片比较平缓的沙滩,细软的沙滩上会有大海的馈赠——不同形状、色彩的贝壳,这是海潮从海底翻腾出的宝贝。我情不自禁地去拾捡,一会儿手里便拿不过来了,却还是会很贪心地去搜寻,总是觉得还会有更好的。这份沙滩寻宝的情趣,好像瞬间带我回到了小时候,天是最蓝的,糖是最甜的,心情,永远都是明媚的。

  我们回到永兴岛住了下来,傍晚,吃过饭后,可以沿着岛上靠海的路散步。夕阳笼罩,听着阵阵海潮声,看着赶海归来的鸟儿三五成群,啼叫着归巢,好不惬意。抬头间,发现一条巨大的彩霞悬挂在天海之间,赤橙黄绿青蓝紫,色彩是那么明晰,那么真实,感动不已。这份美丽如影随形,无须刻意去寻找景点,只要用心去品味就够了。

  美人鱼打翻了调色盒

  当我们的渔船再次漂在海面上的时候,永兴岛渐渐在视野中变小,它的美、它的深沉、它的神秘,却在心里凝成了一颗璀璨的珍珠,渐渐变大。我们要离开永兴去看看其他的风景了。深红色的光芒从天的那一边直冲而来,映在蓝色的海水上,海面便绽出了浓艳的花。我看着整片整片的云彩被染上颜色,又看着清亮的天空一点点暗下去,太阳一点点沉入海底,最终看到了一片温柔的月色,那是“海上生明月”的豪迈,却没有“天涯共此时”的思念,因为我的心还期待着下一站的到来,沉沉的,静静的。

  渔船快靠近鸭公岛了,我忽然由衷不喜欢“鸭公”这个名字了,因为如此朴实的名字实在配不上她秀丽的面目。鸭公岛是一个完全由珊瑚礁堆积而成的小岛,岛周围的海水颜色随着天气的变化而多变,且蓝且绿间过渡,倘若不是身边人的提醒,你可能会完全忘记这是现实世界,以为是海的女儿美人鱼不小心打翻了她最得意的调色盒。当天是大晴天,我便有幸见到了此生最绿的海水,远处的海水在阳光下闪闪发光,近处的波纹在风里深深浅浅,此情此景,谁还能揣着矜持装淡定?同行的队伍里,所有的人都在欢呼、惊叫,此情此景,只有跳起来,叫出声,用这样原始的表达,才能让兴奋来得更加真实。

  上岸后,岛上能看到一些渔民,他们的住房很原始,奇妙的是每家每户的屋顶上都压着很多很大的贝壳,偶遇一位渔民询问过之后,我们才知道这是为了防止台风。渔民的牙齿很白,瞳孔很黑,笑容很灿烂,当他用不太标准的普通话说出“欢迎你们常来玩”这句话时,所有人都会心地笑了。

  鸭公岛绝对是个逍遥的好地方,钓鱼、出海、吹海风,海边所有的娱乐项目任意选。而我选择了吹海风,一双脚轻轻踩在白色的沙滩上,一步一步地向前走,漫无目的,耳边的风变成了低声的呢喃,我的头发在风里扬起来,再散下去,一次又一次,然后每一根发丝之间,就埋进了属于南海的风。好像只有这样,我才能感觉到一点真实。没办法,因为南海实在太美,太不真实。

  走了很久,我看到这里有一处天然形成的浅湾,许多小船停放在此,道路基本上都是由细小零碎的珊瑚礁石组成,包括海滩也是些细碎的珊瑚礁石组成,刚才的不真实感戛然而止,我瞬间又被这灵动可爱的一幕打动。

  沙洲不冷,更不寂寞

  在度过了一个安宁的海滩之夜后,第二天一早我们就起航去白沙洲。路上,有人唱起那首叫《寂寞沙洲冷》的歌,我的心情也莫名变得激动起来。下午,远方一条绿线把天与海分割开,慢慢地,又看到了绿线的上面有一条白线,给人感觉这就是天际。这就是我们要去的白沙洲!一上白沙洲,眼前的景致像一幅巨幅的3D油画,真亦假,假亦真,美不胜收。诧异之余是满满的惊喜和激动。

  白沙洲的美丽是那种干净简单的美,海面瑰丽多彩,粉沙细腻,和风爽肤,靠近沙滩的水质清凉透彻,明亮胜镜。 难怪螃蟹大军喜欢在这里乱舞,海鸟喜欢在这里播种。而且,我们今晚也要在这里安营扎寨。

  晚上天色黑下来的时候,我们一行人围着烧烤架开始了一场此生难忘的饕餮大餐,野生的石斑鱼、碟鱼和海螺,是白天领队搞来的战利品,此刻它们都变成了盘子里的美味,鲜味十足。大家一边吃着海鲜喝着饮料,一边抬头仰望星空,诗意和浪漫,大概就是这份自在惬意吧。

  正吃得酣畅,竟发现远处有几个年轻的驻守官兵也在烧烤,大家便悄悄加入了他们的阵营。年轻的小伙子们向我们讲述着三沙的过往,诉说着无尽的乡情,回味着那要么半年收不到一封信件,要么一收收到半麻袋信件的日子。战士们为此伤感不已,而我们听着他们的故事,钦敬之情油然而生,让热情洋溢的烧烤之夜增添了些淡淡的哀愁。

  吃饱喝足之后,白沙洲的夜重新变得宁静起来,有人拿起相机拍下灿烂的星河,有人找个角落独自坐下,把酒问青天,而我躺在绵软的沙滩上,不由自主又哼起来路上有人唱过的那首《寂寞沙洲冷》,只是刚哼了几句,便觉得它与此情此景一点都不搭——这里的沙洲一点都不冷,更不寂寞。

  她是多情的女子,美得令人心动摒息,俏得令人兴奋。

  我没想到那一夜的露营自己竟然一觉睡到天色大亮,睁眼的一瞬间,帐篷里早都透亮了,没有看到白沙洲的日出,不免有些遗憾,可转眼看到帐篷外满地类似海鸟的脚印和经过夜的洗礼后更加风情的景致,便瞬间释然。

  遗憾,总会有的,但我知道在这片海的边上,还有很多美丽的地方。什么时候去银屿岛看升国旗,什么时候去晋卿岛为那里的植物叹为观止,什么时候去全富岛玩浮浅呢?这些都无须我多想,我只要此刻闭上眼睛、敞开心,听南海的声音,便足够了。

三沙动态 更多>>
传媒之声 更多>>
提示:您的Flash Player版本过低,请升级您的播放器!
权威发布 更多>>
  • 中 央
  • 海 南
  • 三 沙
三沙旅游 更多>>
  • 主  办:海南省三沙市人民政府
  • 版权所有:海南省三沙市人民政府
  • 电  话:0898-66835903(政府办公室)
  • 技术支持:sanshazx@163.com
  • 三沙海洋办:sanshahybgs@163.com
  • ICP备案编号:琼ICP备14000001号-1
  • copyright 2013 www.sansha.gov.cn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