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三沙政府网 > 三沙文苑

三沙,我可爱的家乡

时间:2015-08-03 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  字号:

吕远《人民日报》(2014年7月5日 12版)

 

  我生在大陆长在大陆,满身的毛孔里都积淀着大陆的风沙,我是旱地里的动物,从没想到在茫茫的万顷大海里,会有我的家乡。但我现在可以骄傲地告诉所有的人,在我雪白的眉毛和头发里,溅满了南海的风浪,那万里碧波中的西沙、中沙和南沙,就是我的家乡。
  不要以为我在写诗,我说的是真实的历史。
  整整四十年前,我和海政文工团十位同志曾去西沙体验生活并慰问登岛部队。
  我们乘登陆艇逐一走遍永乐群岛的各个岛屿。在那些像漂浮在天边的白边绿芯的珊瑚礁岛上,隐隐闪现着战士的身影。大陆的人们总把那里想象成美丽的乐园,对于开辟南海的祖辈来说,那里却充满生死的考验。我们走上去之后,才体验了那里特有的艰辛生活。赤道上空的烈日,直射二十分钟就会使你的背上长起水泡,炙热的珊瑚沙烘烫得你的两脚要不停地移动。饮水要靠大陆用船运去,十分珍贵,而战士们常常是整日在汗水浸泡中忙碌着。夜里我们就睡在帐篷里的沙滩上,有时会被从胸前跑过的巨大老鼠惊醒。岛上永远只有那么几种稀疏的植物,四周永远是无边无际的大海。
  我是第一次走进祖国这美丽但也严酷的南海。那年我四十五岁,我并不知道,直到八十五岁的今天,这里事实上都是我的另一个家乡。
  大约是那年一月底的一天,我们停靠在琛航岛边,和南海舰队文工团的同志们联合为守岛的战士演出歌舞节目。我抽空沿着岛边的沙滩边走边思索着。脚下的沙滩在退潮时显露出高高低低的礁石,礁石上凝固着古老的砗磲和贝壳。远天碧蓝透明,在这里我觉得祖国分外宏大辽阔。从前我在东北的兴安岭向南方瞭望,曾想象过八千里外的长江,想象过江南的花香,觉得那已经很遥远了,而现在,我却在长江以南,又一个八千里外的南海,回头望着将近两万里的黑龙江,多么雄伟广阔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古老的中华民族用汗水和智慧开辟了几乎是北半球四分之一的土地和海洋。
  一低头,我忽然看见脚下的浅水里,珊瑚礁的缝隙间有一个圆形的像古钱的东西。我把它捞出来,洗净,我大吃一惊:这真的是一枚古钱!那枚古钱上清晰地铸造着四个字“祥元通宝”。我不知道“祥元”是哪个朝代的铜钱,在我知道的清朝的年号里没有“祥元”,那就必定是明,或者更早的铜钱了。你看,几百年前我们祖先的商人和渔民就在这里用“现金交易”了。这也许是收购海货的“买方”付钱时掉下的一枚,也许是捕捞鱼虾的“卖方”的口袋太满,溢出来的一枚。总之那是我们祖辈开发南海的铁证。它不仅证明了我们祖先在这里生活过,而且证明中华民族在几百年前就把自己的文化和经济,经过这里去到南洋各国和世界各地进行友好的交流和交换。
  我越想越高兴,立即跑回了舰艇上。演出还正在进行,只有商正垣——我们团的舞蹈编导——站在甲板边上迎接我。我拿出铜钱给他看,他吃惊地说,这可真不容易呀,千万不能丢了。我于是用纸包了一层又一层,揣在兜里。这枚铜钱我一直带在身边,偶尔拿出来给人看看,就像展示老祖宗的传家宝一样充满神圣感。近些年我才知道,国家后来专门派人在南海打捞出很多中国文物和古钱,但我依旧非常珍视我发现的这枚铜钱,因为那是我亲手捞出来的南海第一枚中国古钱。南海自古就是中国的领海,我就是证人。
  我觉得必须创作一首歌曲,歌唱西沙,因为那里自古就是我们可爱的家乡。
  走过永乐群岛之后,我们回到了永兴岛,我住在一个简易的“招待所”里。非常蹊跷,就在我隔壁的房间里,恰巧住着一位要为这首歌曲写词的人。
  我刚住进了那个房间,看到墙壁上有一个木框小窗,怎么回事?墙壁上没有门,却有个窗?我正在琢磨着这小窗的时候,小窗的对面现出一张年轻人的脸。
  在那里人们相识只需一分钟。他说,我叫苏圻雄,榆林要塞宣传科的干事。写诗。你呢?
  我说,我叫吕远,海政文工团来西沙……
  越说越热,于是我们约定,他写词,我谱曲,就以西沙是我的家乡为题。就这样,两个来自天南海北的人,在西沙群岛隔着窗子预约下了这首四十年来一直传唱的《西沙,我可爱的家乡》。
  随后,北京要我回去,我带着他的歌词离开了那里。那时还在“文革”当中,正在“批林批孔”,各种创作任务变化不定。一年后,八一电影制片厂决定拍摄故事片《南海风云》,我又专程去了海南采风,并请苏圻雄同志按照影片的需要,进行修改。然后在八一制片厂由卞小贞和梁长喜演唱和录音。1976年影片上映,《西沙,我可爱的家乡》的歌声,终于随着影片传播到了各地,绵延至今。
  我知道,并不是因为歌曲本身如何优美,而是因为那美丽的海域在中国人民的心底,实在是太可爱了。
  四十年来,我每次听到《西沙,我可爱的家乡》,我的心就会飞到那些波涛环绕的珊瑚岛上。我就会想起那些战士、那些抗风桐、那些雪白的海花。我就会把我夹在笔记本里的西沙毛叶和我珍藏的骄傲的古钱找出来一看再看。每次我举行音乐会,我一定要选定这首歌曲,那是我永远不能忘怀的地方。
  两年前,祖国南海成立了三沙市。三沙的群众就把《西沙,我可爱的家乡》改了名字,叫《三沙,我可爱的家乡》。我听说以后,立即找到苏圻雄同志,商量该怎么办。显然,群众需要三沙的歌曲,当年的那首歌曲不能充分表现三沙人民的感情,我们必须继续完成这项创作任务。于是,我和他不是隔着窗子,而是隔着万里长空,用手机又一次约定,赶紧创作一首热爱三沙的歌曲。
  两天后,他把歌词发来,一个礼拜后,歌曲创作完成。二十天后歌曲由青年歌唱家司红军和伊泓远,按照原来《西沙,我可爱的家乡》男女对唱的格式,录制成音乐光盘,歌名就叫《我爱三沙》。
  我们立即把歌曲送给了三沙市的领导。肖杰书记听后非常高兴,当即决定,在三沙市广为播放,大家都来唱。我们作为当年登岛的文艺战士,终于又为新建的三沙市完成了创作歌曲的任务。
  我们完全没想到,在省委宣传部许俊部长的支持下,在三沙建市一周年的日子,海南电视台和三沙卫视举行了《我爱三沙》专题音乐会。我带着当年演唱《西沙,我可爱的家乡》的老歌唱家和现在演唱《我爱三沙》《三沙,祖国的项链》的年轻歌唱家,以及热情洋溢的北京和海南的艺术家们,联袂高歌,把中国人民对祖国南海的神圣感情,用歌声洒满全国、洒满亚洲、也洒满全世界的天空。更没想到的是,在音乐会进行到高潮时,突然,齐刷刷地站起一队当年海战时登岛的老兵,他们从各自的地方赶来参加音乐会,向大屏幕上出现的三沙市上空飘扬的国旗,深情地齐行军礼。在灯光下,我看见当年岛上的战士如今都是花白的头发,我看见他们满是皱纹的脸上依然是当年那坚定刚毅的神态,我的心猛烈地跳动起来。在全场爆发的掌声里,我清晰地感受到了中国人民对保卫自己神圣领土的坚定信念和无敌的力量。
  非常光荣,我和苏圻雄被三沙市授予了荣誉市民的称号。作为三沙市民,我们的工作刚刚开始。上个礼拜,我们又到永兴岛上走了一圈。“我可爱的家乡”真的是另一番天地了。不再是原始的植物和炙热的沙滩,而是宽阔的道路、崭新的楼群,朴素而美丽的海洋馆、战史馆、图书馆,还有一段虽然不过百米,但使人感到十分温馨惬意的“王府井大街”。我可爱的家乡骄傲地告诉全世界所有的国家,我们的城市三沙市,是美丽的,是幸福的,是和平的,当然也是庄严和神圣的。三沙军民保卫祖国的决心,是永远不变的。
  我在石岛看到一块礁石上刻着四个红字:“祖国万岁”。外人也许不会很重视,因为它只有几个平方米的幅度,而且笔迹也不惊人。但它的重量却远远大于那些百丈崖刻,因为它是一个守岛十年的普通战士,在离开西沙前,独自一人用简陋的铁锤,叮叮叮叮雕硺了许许多多个清晨和黄昏才留下的。只为把一个战士的永恒决心刻在岛上:
  祖国是神圣的,祖国在我心中是永恒的,祖国是任何敌人碰不得的!我在这里,我为祖国而战,我离开了这里,我的心还在这里。
  这就是我在这个普通战士刻下的“祖国万岁”四个字前读到的中国军人的品格。
  三沙是美丽的,三沙是神圣的,三沙是坚强的。
  啊,三沙,我可爱的家乡!

 

分享到:
三沙动态 更多>>
传媒之声 更多>>
提示:您的Flash Player版本过低,请升级您的播放器!
权威发布 更多>>
  • 中 央
  • 海 南
  • 三 沙
三沙旅游 更多>>
  • 主  办:海南省三沙市人民政府
  • 版权所有:海南省三沙市人民政府
  • 电  话:0898-66835903(政府办公室)
  • 技术支持:sanshazx@163.com
  • 三沙海洋办:sanshahybgs@163.com
  • ICP备案编号:琼ICP备14000001号-1
  • 政府网站标识码:4603000001
  • 琼公网安备 46030102000001号

  • copyright 2013 www.sansha.gov.cn All Right Reserved.